账户: 密码:
还造青山,莫让有志者独行——当前废弃矿山开发式治理难点观察
详细信息   来源:国土资源部    采集日期:2018-11-09    查看网络原文>>
2018-11-09 | 作者: 王琼杰 | 来源: 中国矿业报 分享到

  矿山地质环境是生态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2001年以来,原国土资源部等相关部门相继采取一系列措施,推进矿山地质环境专项治理,开展矿山复绿行动,建设国家矿山公园,并建立矿山地质环境治理恢复保证金制度,初步构建起开发补偿保护的经济机制,一批资源枯竭型城市的矿山地质环境得到有效恢复。但从总体上看,我国矿山地质环境恢复和综合治理仍不适应新形势要求,粗放的开发方式对矿山地质环境造成的影响仍然严重,地面塌陷、土地损毁、植被和地形地貌景观破坏等一系列问题依然突出。

  为了有效推进矿山地质环境尤其是责任主体灭失的废弃矿山环境恢复和综合治理,2016年7月1日,原国土资源部等5部委联合下发《关于加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和综合治理的指导意见》。《意见》特别指出,加快历史遗留问题的解决,鼓励社会资金参与,按照“谁治理、谁受益”的原则,充分发挥财政资金的引导带动作用,大力探索构建“政府主导、政策扶持、社会参与、开发式治理、市场化运作”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和综合治理新模式。

  “在中国,过去采矿遗留下很多废弃石矿,它们大多数处于一个废弃的状态,但是随着国家环保政策和方针的不断指引,有些地方政府开始重视废弃矿山的修复,但是目前修复的进程不是很快。”中国砂石协会会长胡幼奕表示,当前废弃矿山治理修复共性的难题在于修复废弃矿山需要投入大量资金,而开采后的矿山企业没有更多的资金来源,需要政府来制定相应的扶持和鼓励政策。

  可以说,“开发式治理”的进一步明确并得到国家层面的肯定,有效破解了在废弃矿山地质环境综合治理中,中央和地方财政心有余而力不足、社会资本进入缺乏积极性的难题,极大地促进了废弃矿山地质环境综合治理工作。

  废弃矿山摇身变成生态公园

  梨沟山,是山东平度城区周围海拔最高的山,周边连绵数十个山头。20世纪50年代末,矿山一度成为许多人眼中“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在炮声隆隆的开采中,与之相伴的是无序开采、山体崩塌、山石裸露、矿坑密布,一时间山体满目疮痍,植被几乎荡然无存、安全隐患重重,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而梨沟山周围的山体也未幸免。

  而梨沟山山前的部分矿坑区域,还曾是平度20多年的生活垃圾填埋场,垃圾发酵产生的污水和恶臭,曾让周围小区的住宅少人问津。失去植被后的历史遗留废弃矿山,又地处平度的风口,年年风化的扬尘被吹到城市上空,时刻影响到市民的生产、生活和身体健康,成为一道历史“伤疤”。

  青岛民企北苑公司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先行先试,流转承包了梨沟山1400多亩的历史遗留废弃矿山。由于土地指标紧张,在政府引导下,该公司将新公司设立在梨沟山的废弃矿山上,成立青岛北苑环保建材有限公司。为筹划恢复治理好这座废弃矿山,该公司走访欧美多个国家借鉴经验,并结合本地地质特点,斥巨资从国外引进设备,并与相关科研院联合成立了先进制造技术研究中心,整合国内外先进工艺和装备,打造出国内领先的再生一体化绿色循环工艺方案。

  该公司经过8年坚持不懈的整治,投资近两亿元,种植树木花草几百万棵,梨沟山1400亩历史遗留废弃矿山,恢复绿化植被面积已达1039亩,一改过去的满山矿坑的荒芜景象。漫山遍野的矿硐已经被填平,裸露的山体重新覆盖上了土壤,成片树苗在茁壮成长。整治后的生活垃圾填埋场,现已是一座四季常绿、花香遍山的植物园。人们已经难以想象,山头底下曾经是平度20多年来的垃圾填埋场。

  “经过检测,现在这座经过复绿的废弃矿山,每年可固定吸附沙尘5720吨,吸收二氧化碳34600吨,产生氧气30658吨,极大地改善了平度城区的生活环境,全方面体现了矿山恢复治理的社会价值。”该公司董事长代建强介绍,公司通过总体长远规划设计,因地制宜打造高端休闲、运动旅游产业,赋予废弃矿山新的社会价值。规划建立生态环境恢复治理教育基地,展示废弃矿山恢复治理进程,培养市民爱护环境、参与环保的意识。已经建成的马术俱乐部、房车露营体验基地、篮球场、采摘园等,深受市民欢迎。未来根据规划还将建立足球场、高尔夫练习场、滑草场、房车基地、攀岩、矿坑酒店等旅游配套项目,并已经开始对外洽谈高端疗养、教育培训、拓展训练等项目。

  “未来5年,梨沟山历史遗留废弃矿山治理项目的社会效益将全面展开,废弃矿山正在蜕变成一座让人们记得住乡愁的绿水青山。这与习主席的‘两山论’完全契合,是对习主席‘生态与生命等量齐观’的完美践行。”代建强朴实地说。

  胡幼奕现场调研后,十分赞许地说:“青岛北苑公司开辟了把废弃矿山修复成生态公园的新模式。这种模式在全国位居前列,为中国砂石协会结合国家发展方向、结合企业做法提出‘废弃石矿修复+’的理念奠定了案例基础。中国砂石协会把青岛北苑作为全国的示范企业和典型,就是要引领全国各地的废弃矿山向这个方向发展,为国家的生态文明建设做出更大的贡献。”

  “北苑在废弃矿山治理过程中比较有创意,梨沟山的案例值得去研究和推广。在砂石行业废弃矿山治理方面,‘梨沟山模式’起到了‘探路者’的作用,从中可以得到许多启示,同时各级相关政府应该对这样的典型、这样的案例给予大力支持。”中国砂石协会副会长、专家委员会主任,北京建筑大学教授宋少民对这一废弃矿山治理项目也给予了充分肯定。

  而距平度相距200千米左右的泗水县,泗水惠丰农业开发工程有限公司的废弃矿山治理也是如火如荼。

  泗水县原有采选矿企业200多家,多年的无序开采致使资源浪费严重,耕地遭受破坏,既污染了环境、破坏了生态,又造成人地矛盾突出、农民利益受损,给社会带来诸多不安定因素。2008年底,泗水县强化矿产企业规范化管理,对含铁辉长岩矿实施关闭,遗留下的几千亩含铁辉长岩滥采区一直没有得到有效治理。

  该公司抓住泗水县委、县政府将“生态立县”理念全面贯彻到“泗水实践”之中、大力推进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的有利时机,积极投身废弃矿山治理工作,与中国地质大学等知名院校、科研单位建立合作关系,于2011年启动了圣水峪废弃矿区的土地修复项目,秉承“土地修复、固废利用、新型建材、观光农业、生态旅游”的原则,踏上了修复废弃矿山、发展生态农业的绿色发展之路。

  以土地复垦为龙头,以生态重塑为主线,通过发展第二产业变废为宝,把资源吃干榨净,让荒芜矿坑变成平整肥沃土地,然后再通过发展农业来拉动生态旅游观光、采摘等第三产业。该公司开创的国内首例“土地修复、固废利用、以工补农、生态农业”的循环经济新模式,通过对废矿区生态修复的市场化、规模化、产业化,实现了自我造血、滚动发展,无需政府财政投入就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新模式。截至目前,该公司累计投入达7000万元,使原来1300多亩的废弃矿山变成了满眼碧绿、鸟语花香、瓜果飘香的“世外桃源”。

  “近几年来,我们积极践行绿色发展理念,以生态扶贫为己任,探索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的发展模式,开创了国内首例非财政投资下的‘土地修复、固废利用、以工补农、生态农业’的循环经济模式,不仅让满目疮痍的废弃矿坑变成了绿水青山,还让其成为当地群众脱贫致富的金山银山,带动了周边3个村庄、200多贫困人口成功脱贫。”该公司董事长孙泽岭颇感自豪地说。

  事实上,这种吸引社会资本参与的废弃矿山“开发式”地质环境治理,在全国许多地方都有尝试,并取得了显著成效。河南辉县市通过引进社会资本进入,把历史积累的废弃矿山打造成了旅游景区和游乐园,带动了当地经济发展和农民增收;云南昆明长水国际机场附近的华新水泥东骏矿山,以打造绿色生态矿山循环经济体为目标,2008年通过引进社会资金联合开展矿山环境修复,现在已投入8000多万元,完成绿化面积720多亩,植树137万株,把一个满目疮痍的露天矿山恢复治理成为了一个绿的世界、花的海洋。

  “开发式治理”面临“肠梗阻”

  废弃矿山地质环境推行“开发式治理”,既能节约大量财政资金,减少中央和地方财政的压力,又能变废为宝、化害为利,减少资源浪费,实现矿产资源的最大化利用,还能有效改善生态环境,造福当地百姓。

  然而,《中国矿业报》记者在基层采访时却发现,这样一个利国利民利企利生态的好模式在许多地方推行得并不顺利,一些地方甚至至今还面对废弃矿山恶劣的环境而无所适从,不敢进行“开发式治理”。

  究其原因,一是国家相关部委出台的意见不具体,仅为指导意见,而没有具体实施细则。《意见》尽管提出了大力探索构建“政府主导、政策扶持、社会参与、开发式治理、市场化运作”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和综合治理新模式,但如何来实施缺乏必要的保障措施。

  二是“开发式治理”过程中的企业利益和国家利益如何来协调。如何允许“开发式治理”,那就意味着还有一定的矿产资源。那这部分矿产资源如何来处置、缴不缴权益金、办理不办理采矿许可证,采出的矿产资源允许不允许治理企业外销来弥补治理成本,这成为制约基层大面积推行“开发式治理”的关键。

  三是“开发式治理”需要占用土地,该土地如何来流转,治理后企业该如何从中受益,这是导致治理企业积极性不高的主要原因。

  四是部分地方政府缺乏担当,不敢创新,宁愿守着残山剩水不作为,也不愿“开发式”治理担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国家相关政策的不明确,一些地方政府的不作为,少数地方出现了打着“开发式治理”幌子盗采矿产资源的现象。尽管这是个别现象,但危害和影响巨大,导致一些地方政府畏首畏尾,轻易不敢推行“开发式治理”。

  《中国矿业报》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一些地方为了既能整治废弃矿山,又能减少风险,直接采取了最安全最简单的办法,对废弃矿山及新近关闭的矿山直接推平了事,至于里面剩余的矿产资源,根本不去考虑。废弃采石矿山推平了,生态环境也改善了,但矿产资源却白白浪费掉了。当地因为基础设施建设而缺乏砂石骨料,又不得不从几百千米外的邻省高价调入。

  “采矿对生态环境造成的污染,像一个疮疤一样留在原地很难恢复,而且有一些废弃物对环境也造成了影响。然而,在废弃矿山修复治理的问题上,国家没有制定统一的规划和政策,全国各地的管理方法不同,部分地区停滞不前,对矿山修复工作重视的地区,进程稍快,对剩余的资源也得到了充分利用。而个别地方要么不治理,要么采取‘一刀切’浪费资源式的乱治理。”胡幼奕分析说,一些社会责任感强的企业,自身发展壮大后,在国家的号召下承担社会责任,为社会做贡献。有些企业主动提出要对废弃矿山进行修复,但是目前在废弃矿山修复这方面,许多地方政府没有明确的政策,也没有给予肯定,使得这些企业在矿山修复的过程中遇到很多问题,很难有大的作为。

  “开发式治理”仍需多方支持

  在城市化建设过程中,废弃矿山(采石场)给城市带来较为严重的景观生态问题,对城市生态、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造成一定的影响。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实力的增强和生态环境保护意识的提升,人们越来越关注城市废弃采石场的生态修复及改造利用,挖掘其蕴含的价值。

  “根据国内外废弃采石场的改造研究与实践分析,废弃采石场的改造主要是在其自身的土地资源以及独特的自然景观的基础上加入人文景观元素,在修复生态的同时将其改造成湿地公园、生态公园、城市公园等具有教育意义的旅游景区。”胡幼奕指出,当前废弃矿山治理修复共性的难题在于修复废弃矿山需要投入大量资金,而开采后的矿山企业没有更多的资金来源,需要政府来制定相应的扶持和鼓励政策。

  事实上,近几年来,中国砂石协会在废弃石矿修复的模式方面,结合国家发展方向和企业做法,提出了 “废弃石矿修复+”的理念,针对不同的废弃石矿所在的区域以及它周边的环境、生物、植物等,因地制宜地提出了修复方案:在南方,把它变成有山、有水、旅游、休闲度假的地方;在东北地区,因为天气比较寒冷,可以加上冰雪;对于废弃石矿的矿坑,可以把它做成一些深坑酒店等。废弃矿山通过治理后,可以作为一个旅游、休闲、度假之地,甚至可以增加一些旅游设施,包括一些越野驾驶的体验;在南方气候较好的地方,可以做成花园、花廊,还可以把酒业、茶业、林业、农业甚至养老等项目都包含到这个生态园里。

  规划是龙头。要保证“开发式治理”顺利推进,实现废弃矿山的综合整治,必须要规划先行,地方政府应把废弃矿山整治纳入到统一的城乡规划之中,明确整治后的用途。同时,地方政府还要结合国家政策出台地方政策和标准,明确政府、企业的责任、义务和受益。此外,废弃矿山修复治理涉及多个学科、多个领域、多个部门,必须要大协同多兵种作战。

  “目前城市人口比较多,因受到环境等各种因素影响,休闲度假的地方比较少。而过去废弃的石矿多位于城市周边,把环境修复好以后,人们可以在周末去旅游、休闲、度假。在某种程度上,废弃矿山还可以建成博物馆,包括绿色环保的一些理念、教育都可以加进去,展现历史文化等,通过修复变成一个对社会、对人类更有益的地方。”胡幼奕说。废弃矿山修复不能为了修复而修复,要坚持科学发展观,与当地的规划结合起来,实现矿业、农业、林业多产业融合,争取以最小的代价、最佳的效果展示给社会。

  而在宋少民看来,目前废弃矿山“开发式治理”确实有堵点,把废弃矿山修复作为专项治理工作,相关的政策、法规、措施、方向、体系还不够完善、不够明确,目前还属于单一的行为。

  “废弃矿山‘开发式治理’必须要有一个很好的整体设计规划,制订出一个整体、合理、有利于生态环境、被社会认可的治理方案,且得到相关部门或是专家组的认可,整体上应从产业和生态环境治理并重逐渐向以农、林、旅游、度假、文化、艺术多元的模式转化。”宋少民建议,“对‘开发式治理’国家应该大力提倡和鼓励,要让矿山修复者感到光荣。同时,政策还必须稳定,要有相应的制度和法规保障。”

© 2004-2018 中国地质图书馆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469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129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29号 邮编:100083

电话:办公室:(+86 10)66554848;文献借阅:66554900、66554949;咨询服务:66554800;科技查新:66554700